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站运营 >> 传媒新闻 >> 内容

博彩网捧红张天爱的喜天影视,想做中国版CAA,确定不是做梦?

时间:2016/12/15 11:31:05 点击:

  核心提示:博彩网挤不上创业板的航班,中小影视公司则扎推上了新三板这辆公交车——近日,喜天影视就发布了新三板招股书。喜天影视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以艺人经纪、影视剧投资、制作和娱乐营销为主营业务的文娱公司。作为...

博彩网挤不上创业板的航班,中小影视公司则扎推上了新三板这辆公交车——近日,喜天影视就发布了新三板招股书。


喜天影视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以艺人经纪、影视剧投资、制作和娱乐营销为主营业务的文娱公司。


作为一家成立仅三年的年轻影视公司,目前已是国内艺人体量最大的经纪公司之一,旗下拥有吴秀波、张天爱、王千源、林永健等近三十余位知名艺人。


图片来自喜天影视官网


今年4月,喜天影视在第三次工商变更之后完成股改,复逸文化、华策影视、光线影业等先后入股。6月,其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召开发布会——“喜天之夜”,在宣布完成融资信息的同时,表示将以好莱坞三大经纪公司之一的CAA为对标,做中国版的CAA,并成立全资子公司喜天影业,全面发力影视制作。


这个消息一经袭来,让读娱君深感其野望之大,为其捏一把汗的同时,又颇感困惑——前有喊话成为“狮门影业”的基美,现有要成为美国CAA的喜天,这些中小影视公司在掘得第一桶金、突然拔地而起之后,在需要更进一步探索可持续盈利方向之际,便开始心有旁骛、急于扩张。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其对资本的迫切召唤,只是在读娱君看来,这难免有些好高骛远、急功近利之嫌。


在“艺人经纪”一地凋零时怒放,受资本追捧


一如唐人、海润等老牌的影视公司,捧红“太子妃”的喜天也是一家典型的明星公司。吴秀波作为公司发起人,持股2%,此外,公司旗下张天爱、林永健、王千源、张歆艺等艺人也通过明琛(天津)咨询有限公司间接持股。


据其招股书披露,在2015年喜天影视在艺人经纪业务的收入为1579万元,2016年上半年又涨至约2895万元,分别占营收比的63.75%和56.39%。艺人经纪业务已成为喜天影视的创收主力。而更引人瞩目的是,上半年公司毛利率高达53%,其中艺人经纪业务的毛利率竞达86.53%。



正值国内经纪业务一片萧条之际,喜天影视的一枝独放不可谓不惊艳。拥有大体量的明星IP资源及低成本高营收的运作模式无疑是其能够获得光线、华策等行业大佬加持的真正原因。


正是因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从而给了喜天影视足够大的底气——要做中国版的CAA。


在早期,艺人经纪业务曾在华谊兄弟手中大放异彩,但是目前在华谊的主营数据里,早已踪影难寻,自2014年中期至今,随着华谊经纪业务的落寞以及“去电影化”战略的失利,目前的华谊在影视江湖已丧失“一哥”地位;而相较流年不利的华谊,在2016一路开挂的光线也并未能在艺人经纪领域取得别样成绩。


华谊(左)及光线(右)2016Q3主营业务收入明细


在华谊光线都趟过的失败路子上继续趟一遍,不明白喜天影视为何还如此自喜。


或许,这就犹如一个小孩得到一个万花筒,就以为真的可以看到全世界一样——喜天影视作为一家年轻的影视公司,虽在艺人经纪上尝到甜头,却并未验证其运营模式的可持续性,而且国内和国外在艺人经纪行业的环境也不尽相同。因此,要做中国版CAA,或许喜天影视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资本捆绑和“要为艺人负责”的差距有多远


提起美国CAA,中文百科词条有一句话如是介绍:在好莱坞,其是当之无愧的王者,这家创立于1975年的艺人经纪公司只用了30年就完成了对手历经百年也未能成就的传奇,而这个传奇至今仍在继续,无人颠覆。


如果这句话有点太笼统,那么说在电视、电影领域,近80%的一级电视剧及暑期档最卖座的电影主创都来自CAA时,你可能会有更直观的体会。例如,《绝望主妇》、《美国偶像》、《犯罪现场》、《审判艾米》及《单身汉》等等。


据读娱君所悉,好莱坞近一半的一线明星都签在CAA旗下,汤姆·克鲁斯、乔治·克鲁尼、尼古拉斯·凯奇、布拉德·皮特、朱丽亚·罗伯茨、威尔·史密斯等知名好莱坞影星都是其签约艺人。此外,CAA在中国亦有合作艺人,包括导演李安、吴宇森、王家卫,演员成龙等。


而这超级体量的艺人规模得益于其在艺人经纪超乎想象的深耕服务,很多人提起时总会举这个例子:一个签约女艺人喜欢体育,于是CAA帮其创立了一个体育品牌。


CAA中国区经理罗异曾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与CAA签约的艺人,无论大腕、新人都是10%的提成,合约的期限是两年,“艺人是人,不是商品,我特别不能理解公司把艺人买卖到另一家公司,他不是一辆车或一台冰箱。”罗异保证他的艺人不用听他的话,想演什么由自己掌控,他也不会纯粹为了报酬让其签约。


在CAA的理念里,无论你有多少客户、公司,“对艺人负责”永远是其宗旨所在。


CAA在好莱坞的巨大影响力还有一点体现在是其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独有且成功的商业模式,其创立的“打包”服务或者说“整体作战”模式,在好莱坞让各大影视巨头又爱又恨,如果想投资一部电影,从剧本到后期制作,CAA可以提供全套班底,而且全是顶级人选。


CAA的传奇归因于一个特点,这个特点就体现在其名字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创新”是其能在好莱坞一直彪悍成长的根源。


而反观国内的艺人经纪业务,除了华谊的昙花一现,眼下的艺人经纪领域以及成熟的艺人经营模式都还没有真正的领头羊出现。也正因如此,在经纪业务种出花儿的喜天影视才会格外引人注目。


喜天影视虽交出了一份还算行的成绩单,但是仅凭其一年的运营数据并不足以让人忽略当下艺人经纪行业的不景气。


近几年,随着明星和影视公司合作模式的多样化,从合作艺人到明星股东,从购买明星的空壳公司再到跟明星一起成立公司,经纪公司对艺人的绑定越发弱化。也因此,更多的影视公司为了争抢资源,纷纷谋求与明星IP更深的资本捆绑。而吴秀波、张天爱等明星的入股,也无外乎如此。


让公司的利益和明星利益息息相关,或许是一种更实际的联手手段,可明星IP流失的风险依然存在。目前,很多经纪公司面临的现状是,艺人一旦有充足的资源积累,更愿意自立门户,而不是继续“委身”经纪公司——这点从包贝尔与贾玲纷纷创立工作室就能看出。


何况,读娱君还发现之前为喜天影视投资人,以此在发布的招股书投资人名单里,却并未出现海清的名字,有业内人士透露,其很可能已与喜天影视解约。


这就是娱乐圈的大现象:铁打的营盘流水的星——刘诗诗离开唐人……以及今日最新爆发的艺人公司PK事件,《太子妃升职记》太子盛一伦起诉并节约经纪公司乐漾影视。



话说,刚出道的新人之所以选择经纪公司,是因依靠其平台优势,在人力和资源上得到支持,从而得到更专业的包装,但是也会面临很多问题,例如,艺人自主性差,收入被严重瓜分等。


曾经华谊的经纪业务就是因未处理好公司和艺人的关系,不规范的管理导致王牌经纪人王京花的出走进而导致大量艺人的流失。


而在2014年贾乃亮经纪人也曾控诉华谊,揭露了这个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即作为影视公司,既有经纪业务又要做电影时,一方要拿高片酬,一方要力压成本,那么公司、艺人、经纪人之间或会因资源利益的分配不公而产生各种矛盾。也正因此反映出经纪业务管理模式的弊端。


而在今天,艺人经纪业务在沉寂两年之后,似有复苏之势,只是如果依然毫无创新,延续之前的管理模式势必还会头碰南墙。“艺人是人,不是商品”无疑是国内经纪公司要好好学习的一门功课。


在读娱君看来,喜天影视离美国CAA的差距可以光年计,但并不意味着其不能做或做不了中国版的CAA,只是,在理想和现实面前尽可能把眼光放在脚下,路或许会走得更稳。盲目冒进、贪吃贪大极有可能步另一位三板小伙伴基美影业的后尘。


喜天的未来是“丰满”亦或“骨感”,现在还不好说


在业内看来,以艺人经纪起家,继而发力上游影视内容制作的喜天影视像极了刚创建时的华谊,只是在读娱君看来,拿时下的喜天和曾经的华谊相提并论却不合时宜,毕竟不同的经济、行业环境下诞生的公司从骨子里就完全不同。


而相较之下,或即将在三板一同玩耍的喜天影视和基美影业有更高的契合度。虽然两者一方侧重于影视制作和经纪业务,另一方则是国际电影市场,有细分领域的差异,但是就各自的生命线还是有些许相似。


崛起之势相同


相比喜天在落寞已久的经纪业务取得硕果,基美也是在一片荒芜中开垦出绿洲,其靠捡漏“买断片”赚得满盆钵载,从而震惊影视圈,并成功跻身影视资本市场。


·皆以国外大影视巨头为对标


在今天6月的上海电影节,喜天影视的总经理周宴西接受某自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们未来想做海外的CAA模式,除了明星经纪,还将逐步丰满编剧、导演、网红及体育明星等人才经纪全产业链。(BTW,同时还成立喜天影业,开始向影视产业链上游转型。话说在艺人经纪行业做到极致的CAA,也是在5年后才开始拓展其他业务。)


而缘分不浅的是,基美影业的董事长高敬东也在上海电影节期间透露,将努力成为下一个狮门,超越欧罗巴,做一个中国的国际电影公司。


·皆有强大IP储备


喜天影视拥有改编权以及合作的储备项目包括《太子妃前传阿麦从军》《太虚幻境》《仙剑问情》等19个电影、电视剧IP。


基美影业也公布含《日落大道》、《坠落》等重量级英文影片及国产片《国宝疑云》、《阳神》、《这个杀手不太冷致敬片》、《颠三倒四》、《病原体》等项目的大体量储备。


较之喜天影视的蓄势待发,创立8年的基美影业则已在为自己的贪功冒进埋单,近日基美影业投资三亿的《勇士之门》正值上映期,截至今日上映25日,票房仅0.23亿,可谓惨淡之极。而基美今天6月刚宣布其相继投资20亿的片单计划怕也是积重难返。而这无疑与其董事长所言“举重若轻、厚积薄发的基美”相去甚远。


而观喜天影视的实力,虽然其在2015、2016上半年都凭此取得亮眼业绩,但是也面临着公司创收来源过于集中的风险。



据悉,今年上半年,喜天影视的五大客户分别为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神州优车信息技术公司、新沂明邑影视文化工作室、不二文化传媒、上影寰亚,而其主要创收却主要集中于吴秀波和张天爱两位明星。一旦捆绑松动,喜天的业绩极可能受到重创。


更何况,为其贡献了大部分业绩的经纪业务,其超低成本的运营模式是否具备可持续性,也并不明朗。


可话说回来,在早已杀红眼的影视市场,尤其是在阿里、万达、光线、博纳等巨头时不时兜头一棒之下,如基美、喜天等急于上位、迫切需要资本兜助的中小型影视公司难免有些冒进、沉不住气,这种不淡定的情绪也让本就处于“泡沫说”的影视市场更加浮躁。


只是,口号不是你喊的好就会缩短其与现实的距离,于喜天、基美而言,未来是“丰满”还是“骨感”尚不好说,但彪悍的盈利能力无疑才是霸气宣言的底气和资格。


本文属读娱原创,转载请注明,微信ID:hanguoxingyule


读娱:泛娱乐商业新媒体,围绕“娱乐+互联网+商业”。关注影视、音乐、动漫、体育。记录泛娱乐产业的大情小事。

作者:博彩网 来源:www.teng2.com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